当前位置:首页 > 乱伦小说 > 妈妈是舞厅小姐

妈妈是舞厅小姐

2016-09-22 05:42 PM作者:狠狠撸视频,狠狠撸狠狠射,狠狠撸撸,狠狠撸网站,狠狠撸网,狠狠撸大香蕉

第01章

  (1999年11月20日)

我妈妈1.65的个头,爱穿细高跟皮鞋,玲珑有致的身材,前凸後翘,白白的大奶子很迷人,粉嫩的圆臀向後翘起,是一个迷人的尤物。她爱穿紧身的衣裙,涂得艳红的小嘴让人看了就想干她。我其实也没什麽大的进展,只不过是在和妈妈相处的时候,抓机会抚摸她的圆屁股,她现在也不紧张了,有时脸还会变红,我发现妈妈已经有一点享受的意思了。

  前天她晚上半夜才回家(我妈妈经营一家舞厅,回来都很晚的)我从窗口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子把她从车上抱下来。说真的,我好忌妒,但同时也很兴奋,大鸡巴挺起老高。

  妈妈进门後,我接过手提袋,边绕到她身後用鸡巴摩她的屁股,边把她扶到床上。妈妈的脸红红的,当时我就想干她,可闻到特别大的酒味,还是再等几天吧。

  一说关於妈妈的事我又兴奋了,我要打手枪了。

  (1999年11月22日)

我妈今年48岁了,正是虎狼之年,我发现她的性欲特别强,而且专门爱找年轻的男孩子玩,我妈妈卖弄风情的时候,绝对可以让年轻的男孩子发狂的,心甘情愿的拜倒在她的风流裙下。老爸早就辞世了,而我妈妈从来也没缺过男人,因为只要她勾勾手,男人就像苍蝇一样在她身後前後促拥的。

  有一次,我见她玩弄一个20多岁的男孩时,把那小子玩的病了好几天,并且拼命的给老妈送礼物。可我妈是绝对不会对他这样的人动心的,她需要的是多姿多彩的性生活。

  昨天我妈做饭时就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短裙,前面的乳沟,後面向上翘起的臀部,真是圆圆的(她自从开舞厅以後,穿着上更加引人了,好像小姐一样,真让我受不了)我觉得这是个机会,就跑到妈妈身後,说∶“妈您今天休息吧,让儿子帮你吧!”

  边说,我边把下身贴在她的屁股上,两手抓铲子。

  她的屁股开始一动,然後看了我一眼说∶“我做吧,一会我还要出去。”

  令我惊喜的是,她的屁股向後翘了一下,而且没有要我走开的意思。过了几分钟,饭做好了,有一个电话打来,她补了补妆,就走了,今天早上才回家。

  我快要翘起来了!只要我一敲“妈”这个字,就浑身发软,可鸡巴却老是硬着。妈妈┅┅好妈妈┅┅儿子快受不了了!

(1999年11月23日)

今天我一回到家,妈妈正在冼澡,可没敢偷看。让我高兴的是,妈妈冼完澡出来後,穿了一件黑色半透明的晚礼服,非常性感,从薄薄的衣服外面能看见黑色的三角裤,妈妈的臀部是浑圆的,而且向後翘。我一边帮她算帐,一边偎在她的身边,她身上的香水刺激我的大肉棒把裤子挺起了一个很明显的形状。

  妈妈用眼角不时的看我的下身,我就用手环着她的屁股,有时我用力的摸一下,她也不反对,而且在她拿帐本的时侯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我的鸡巴上一擦,我一兴奋,就用手捏了她的屁股一把,可她也没有说,还用屁股撞了我的手一下。我好幸福!

  可我妈妈晚上还要到舞厅去,也许她现在正和客人跳舞呢。

(1999年11月24日)

我妈妈昨天又是让那个年轻的经理送回来的,我一边在我的房里手淫,一边叫,可却开着门。妈妈走了过来,见到我的大鸡巴(我故意的挺起很高,快向上直立了)妈妈的媚眼看了看,脸红红的,然後说∶“这麽晚了,快睡觉吧。”

  然後就往她的房间走,她穿着透明的粉红睡衣,我可以看到小小的三角裤。

  我就说∶“妈妈。”

  她回过头∶“小伦,你想干什麽?”

  我却呆呆的不知怎麽说了,妈瞟了我一眼,就回房了,现在想起来,我都很後悔。

(1999年11月25日)

今天她十点半才回来,妈叫我进她房间,她在床上斜卧着,薄薄的睡衣,真是风情万种,可我心里害怕,根本就硬不起来。妈妈说今天有点累,让我给她做按摩,我双手颤抖着,扶着妈妈的双肩。她真性感,我一边做,她一边“哼哼唧唧”的嗯嗯嗯个没完。

  我故意把鸡巴放在她的屁股沟的位置,很好用,硬了。当时她应该能感受到我的硬度,可她就像没事似的,有时还故意摆动几下,我妈是不是在诱惑我?

  做了大约有十分钟,妈妈也不动,我也不敢动。妈妈说∶“今天就做到这儿吧!”

  (1999年11月26日)

我今天刚回家,刚才到我妈的舞厅去了一趟,今晚的人很多,可能是周末的原因吧。我去到时见我妈妈正和客人们喝酒,她坐在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身边,那小子用手搂着她的腰,当时我看了很不是滋味。我叫小姐把妈叫出来,和妈妈说,今天要她早点回家,我很想她。

  妈妈说,要看今天客人什麽时候走,还说如果晚了的话,让我接她。我答应了。

  我现在是离不开她了,一天见不到就六神无主。她真是一个尤物,虽然我还没能和妈妈作爱,但是只要妈妈坐在我的腿上让我给她做按摩,我就会特别的兴奋。

  我也想在今晚接她的时候挑逗她一下,是否能成功,我会告诉你们的。

  第02章

  (1999年11月26日深夜)

  晚十一点了,老妈还没有回来,我看了几部A片,心痒痒的,心想妈可能正和人跳舞呢。今天她穿的是一条黑皮裙,只到大腿的根部,紧紧的包着她那圆屁股,黑色的网眼丝袜,上身只在胸罩之外披了一件粉色薄纱,身子一动,她的大奶子就颤微微的。一想到妈妈的动人曲线,全身就充满了欲火,我先把她接回来吧,要不今晚我怎麽受得了?

  夜晚的都市灯火通明,走到二马路一带,看见妈的舞厅的一位小姐正站在路边等车,我把车泊过去∶“明秀阿姨,我送你吧!”

  明秀阿姨的全名是刘明秀,本来在一家宾馆上班,虽然已经快四十的人了,可是身段保持得却相当好。她的老公是一个计程车司机,家里的收入足够满足生活的需要了,可她羡慕那些在宾馆卖身的小姐,又赚钱又享受,就来妈妈的舞厅做小姐。

  “小伦,这麽晚了,不在家睡觉,是不是心痒了?”

  “明秀阿姨,我老妈今天要我去接她,否则我早就睡了。对了,今天舞厅的人多吗?”

  “由於是周末,男人都像狼一样的往舞厅跑,我出来的时候你妈正忙呢。”

  明秀把手放在我的大腿根部,慢慢的摩动,一丝丝热气传到我的胸膛。

  “阿姨,不知我妈现在能不能回家?今天有没有特别的客┅┅人?”

  由於明秀的手的动作,我有些话乱了。

  “东亚集团的王壮又找你妈妈去了(注∶王壮即前文提到追我妈妈,才30多岁的经理)他可是一头蛮牛,很能干的,格格┅┅”他妈的!这小子今天又想干我老妈。

  “阿姨,你说我妈喜欢他吗?”

  “我看有一点。王壮是很有名的人,身板又强壮,如果是我,我也会喜欢他的。”

  听了这话,我竟然有一种强烈的兴奋,一定的他的鸡巴让妈妈满意了,可我的老二也不一定就不能满足妈妈。

  到了“忘情都市”这是我妈开的舞厅的名字,我和明秀阿姨下了车,舞厅里充满着淫声笑语。

  “小伦,你找你妈妈的话,她可能在206包房,那个姓王的一来就要这个房间,如果有事找阿姨的话,到208找我就行了。”

  我走到二楼,昏暗的光线使我的双眼感到很难受,走到206的房门口,刚要敲门,“啊┅┅再快一点┅┅大力一点┅┅哦┅┅用力、使劲操┅┅哦┅┅”这分明是妈妈的声音,莫非她们正在干?

  “艳姐,我的好姐姐┅┅你的穴真好┅┅再夹紧点┅┅哦┅┅好舒服┅┅”“小壮┅┅你要操死我了┅┅操快点┅┅好小壮┅┅哦┅┅哦┅┅”听着妈的叫床声,我的鸡巴硬了起来,轻轻推门,门竟然没锁,把门开了一条小缝,只见妈妈趴在沙发上,翘着白嫩的屁股,王壮扶着她的腰部正在操着,妈的屁股边操边摇,王壮的鸡巴果然很大。

  “艳姐┅┅哦┅┅我的好妈妈┅┅我好爱你┅┅儿子操的舒不舒服┅┅再夹紧点┅┅”“啊┅┅舒服┅┅妈的好儿子┅┅大鸡巴儿子┅┅操妈妈开心吗┅┅哦┅┅鸡巴真粗┅┅干到穴心里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“肉妈妈┅┅我的亲娘┅┅儿太爽了┅┅我要永远干你┅┅”“哦┅┅往後多想着妈┅┅啊┅┅明天你再来的时候┅┅先给妈打电话┅┅啊┅┅让妈妈好好的调教你┅┅啊┅┅”“趴在妈的身上┅┅摸我的奶子┅┅让你爽上天┅┅”只见妈妈的屁股慢慢的旋转,王壮舔着她的脖子。

  “哦┅┅好舒服┅┅我的女神┅┅你是我的女神┅┅肉妈妈┅┅”屋里的淫媚的春色,使我受到极大的刺激,如果是我多好啊。

  “小壮┅┅你坐在沙发上┅┅让我操你┅┅”王壮转过身子,妈妈用手套了几下大鸡巴,跨开双腿,套坐在王壮的鸡巴上,用奶子摩着他的脸,屁股左右摇摆,“好儿子┅┅吸妈的奶┅┅哦┅┅对┅┅对┅┅啊┅┅”妈妈搂着王壮的脑袋,白嫩的身子上下滑动。

  “女神妈咪┅┅儿子要上天了┅┅套快点┅┅”看到她们干的正欢,看来老妈今天可能不用我接了,我拿出电话,拨妈妈的号码,一边往门里看。妈妈的大白屁股正快速的起落着,听到电话声,妈妈拿起电话,王壮摸着她的屁股,上下动着。

  “哪位┅┅哦┅┅哦┅┅”“妈妈,我是小伦,我现在去接你行吗?”

  “不┅┅不┅┅不用了┅┅”妈用手拧了一下王壮的耳朵,要他先别操了,可这小子挺动得更快了。

  “今天人很多┅┅妈┅┅妈可┅┅可能回去┅┅很晚┅┅不┅┅不用┅┅等妈了┅┅”“妈,你怎麽了,是不是病了?”

  妈妈怕王壮再动,便扭住他的耳朵,“没事的┅┅妈今天有点累┅┅了┅┅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电话先┅┅啊┅┅(妈妈兴奋得难以自制,上下套弄起来)先挂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噢┅┅挂了吧┅┅”放下电话,只见妈妈像骑马一样,揪着王壮的头发,快速的抛送圆臀。“不听话的┅┅儿子┅┅妈┅┅妈妈┅┅要整死你┅┅操断你的鸡巴┅┅啊┅┅”王壮红着脸,兴奋的说∶“儿子┅┅要妈妈整┅┅要妈妈操┅┅啊┅┅好舒服┅┅”看到这淫乱的春色,我也难以再看下去了,或者,我应该去208房┅┅

第03章

  (接上文)

  我提着裤子,来到208门外,敲门进去,只见明秀阿姨斜靠在沙发上,媚眼如丝。“小伦来了,找到你妈了吗?”

  阿姨吐了一口烟,黑色的旗袍的开衩处露出白嫩的大腿。

  “我妈妈的房门关着,我敲门也没有回应,可能不在吧。”

  “不在?”

  明秀阿姨把脚架在沙发上,从我的角度看上去,可以隐约看到黑色蕾丝的三角裤,白晰的大腿根部闪现着诱人的风情,涂着鲜红寇丹的脚趾从拖鞋的尖部翘动着,我的心跳加快了速度。

  “可能是吧。”

  “咯咯咯,你小子不好意思说吧?我刚才从206过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很快乐的声音,咯咯咯┅┅”明秀阿姨淫荡的笑着,摆动着自已的脚,盯着脚趾一眼盯着我一眼,我的欲望完全被这个荡妇激发了。

  “阿姨,我妈妈不知在┅┅干什麽?你说她是不是┅┅是不是病了?”

  明秀阿姨放下脚,“小伦,你先坐下,阿姨就告诉你,咯咯咯┅┅”又是一阵荡笑,我的肉棒把裤子撑起很高。

  “咯咯咯,快坐呀!”

  我赶忙坐在沙发上,否则我的鸡巴的外型连我自已都不好意思了,虽然坐在沙发上,可鸡巴仍然坚挺如初。她蹬掉拖鞋,把一双白嫩的肉脚放在我鸡巴上,隔着裤子搓了两下,我满面通红∶“阿姨,你?”

  “阿姨今天很累,你帮我按摩按摩脚可以嘛,咯咯┅┅”老天,我可是怕求之不得∶“好啊,阿姨的脚真白!”

  我用双手抚摸着她的脚,她却有心的夹住我的肉棒,轻轻的搓着。

  “对,对!你的手真软,慢慢一点,轻一点。”

  明秀阿姨有些发浪了,她坐起身,向我挑逗的喷了一口烟∶“你知道你妈在干什麽吗?你知道什麽是最快乐的事吗?”

  “阿姨,我不知道,我还没有女朋友呢!”

  “那哪天阿姨帮你介绍一个,是要找文静的,还是要性感的?嗯?”

  阿姨的媚声引导着我的肉棒更加粗大。

  “我┅┅我就喜欢阿姨┅┅阿姨┅┅这样的。”

  “喜欢阿姨┅┅阿姨┅┅这样的?小坏蛋,咯咯咯┅┅”明秀阿姨风骚的笑着,撩起旗袍的下摆,她那诱人的蕾丝三角裤近在咫尺。

  “来帮阿姨按摩按摩大腿。小伦你怎麽了?嗯?”

  看到我紧盯着她的三角地带,明秀阿姨往我怀里一蹭,大腿张得更开了,大腿根部紧夹着我的鸡巴。“快帮阿姨揉揉,小伦,阿姨痒了。”

  我放开她的脚,用颤抖的双手握住明秀阿姨的大腿,好爽!“阿姨的大腿真白,真好看。”

  我现在可以看到蕾丝里面的毛毛了。

  “阿姨的身体不仅白,而且香,不信你闻闻。”

  对於明秀的大胆挑逗,我实在无法再忍了,低下头,用鼻子摩擦她的大腿,“真的好香,好┅┅爽┅┅”明秀抚摸着我的头发,张开大腿,往下压我的头部,我别无选择的探到了她的小穴处,贪婪的吸着她的骚味。

  “哦┅┅小伦┅┅再往里一点,噢!噢┅┅”我把手插到她的内裤里,揉捏着她的屁股蛋,用中指探向她的小穴,逗着阴核,“阿姨,这样好受吗?”

  “好受,哦┅┅小坏蛋,你从哪学的?啊┅┅啊┅┅”她的圆臀开始左摇右摆,妖艳的扭动着∶“小伦,再深点┅┅再深点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我把两根手指伸进小穴,慢慢的抖动,嘴吻向她的肚脐眼,明秀阿姨开始打摆子了∶“啊啊┅┅啊┅┅好哥哥┅┅小祖宗┅┅来操┅┅阿姨吧┅┅啊┅┅”我脱下她的内裤,阿姨则忙乱的解开我的裤带,一褪到脚下就骑在我的鸡巴上,玉手轻扶,“滋”的一声,我的鸡巴被她的肉穴包围了。

  “啊┅┅小伦,阿姨操┅┅你好不┅┅好?噢┅┅小伦的鸡巴真┅┅”“我的┅┅鸡巴怎麽了?阿姨。”

  “大┅┅粗┅┅硬┅┅真是要┅┅要了┅┅阿姨的┅┅命了┅┅”“好阿姨,爽的话就叫几声好听的。”

  “大鸡巴┅┅大鸡巴小┅┅小伦┅┅”我按动明秀阿姨的屁股,大力的向上挺。

  “小祖宗┅┅大鸡巴┅┅大鸡巴的亲哥┅┅小妹的小穴爽死了!啊┅┅亲爱的┅┅小丈夫┅┅大鸡巴老公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”“好阿姨,你的小穴真紧,亲哥干的你怎麽样?”

  “大鸡巴亲哥干的┅┅好舒服┅┅”“比你老公,怎麽样?”

  “当┅┅当┅┅当然是┅┅伦哥干的舒服┅┅”我让明秀阿姨趴在沙发上,从後面干她,拍打着她迷人的屁股,她的浪臀急速的向後挺动。

  “秀妹,你的小穴好紧┅┅夹的大鸡巴┅┅好舒服┅┅”“伦哥┅┅妹也好舒服┅┅大力的操我┅┅操烂小穴┅┅”“叫我亲爹,我就给你几下狠的。叫啊!”

  说完,我用双手拍打着她的屁股蛋。

  “大鸡巴┅┅亲爹┅┅使劲操┅┅小穴要上天了!啊┅┅啊┅┅”“小秀儿,爹的鸡巴也爽透了,爹要干死你!啊┅┅啊┅┅”我和明秀阿姨正在干着,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∶“明秀!明秀!”

  我和明秀阿姨都不敢再动了,大气也不敢出,只是盯着门口。

  门把手转动了,天啊,我们竟然忘了锁门!

  妈妈推开门,就见到了这样一幕∶我双手抱着明秀阿姨的屁股,鸡巴还插在明秀的小穴里,明秀阿姨伏在沙发上,撅着屁股,地上一片阴水┅┅

第04章

  妈妈睁大了眼睛,不能相信这是真的,自已最好的姐妹和自已的亲生儿子干在一起。我和明秀阿姨也不知所措,动也不是、不动也不是,就这样僵持了有一分钟,最後还是妈妈反应过来,关上门,冲进屋里,指着我∶“小伦,你给我跪下!”

  我听到妈妈的严厉的声音,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,就赤裸裸的跪着,根本就忘了应该先穿上衣服,大鸡巴却仍旧坚挺的立着,上面沾满了明秀阿姨的淫水。

  明秀阿姨仍然撅着屁股,颤抖的看着妈妈,任凭淫水顺着大腿流下。

  妈妈脱掉皮鞋,用尖尖的鞋跟敲着我的脑袋∶“我打死你,你个混涨!”

  “妈┅┅妈┅┅我┅┅我┅┅我┅┅”我说不出话来,尖硬的鞋跟打的我头晕眼花,“妈┅┅我┅┅我┅┅”“还有你,”

  妈妈转向颤抖的明秀阿姨∶“你这个淫妇,玩童子鸡吗?童子鸡好玩吗?你说呀?”

  明秀阿姨用手捂住小穴的位置∶“艳┅┅姐┅┅我┅┅我┅┅都是我不好,你┅┅你打我吧,唔┅┅唔┅┅”明秀阿姨拿出女人的第一法宝,哭了起来。

  我赶紧爬到妈妈的腿前∶“妈妈,你打我吧,是我的错┅┅是我的错。”

  “哟!你们可真是郎情妾意呀,一同联起来对付我。小伦,我先打死你这个逆子!”

  看来妈妈真是下狠心了,鞋跟狠狠的打在我的头上。(这样也好,你现在这样对我,看我将来怎麽操你,不要你叫爷爷不饶你。可我现在得先过这一关。

  “啊!妈不要打了,我好痛啊!”

  我故意尖叫着,一边用力地抱着妈妈的大腿。妈妈的大腿好肉感啊,哈哈(我心里竟然奇怪的想着)明秀阿姨也赶紧抱着妈妈的另一条腿∶“艳姐,是我不对,我勾引小伦的,是我发骚。”

  趁着阿姨的自白,我把手伸到妈妈的屁股上摸起屁股蛋来。妈妈遭受着阿姨和我的前後夹击,无奈的叹了口气∶“你┅┅你┅┅你的手┅┅你们┅┅气死我了。”

  妈妈放弃了抽打,反而把手放在了我的脑後∶“你┅┅你┅┅你们┅┅别再动了┅┅今天┅┅先┅┅先┅┅”我把摩手放到妈的屁股沟,往里蹭着∶“妈┅┅妈┅┅你就饶了我们吧┅┅啊┅┅”把手大力的捏住屁股。

  “好┅┅好┅┅好吧┅┅先┅┅先饶了你┅┅们┅┅往後再算,┅┅嗯┅┅哦┅┅”我趁机站了起来,大鸡巴摇晃在妈妈的手边,妈妈生气的瞪了我一眼,吃惊的看了一眼我的肉棒∶“你快穿上衣服,看你像什麽样!”

  说着转过身去。

  我和明秀阿姨赶忙穿上衣服,正要说话,门外传来王壮的声音∶“小艳,艳姐,咱们走吧!”

  妈妈怕王壮看到屋里的情景,慌忙穿上鞋,瞪了我和明秀阿姨一眼,扭动着诱人的臀部出去了。

  我松了一口气,明秀阿姨好像还未从惊吓中醒过来,用着发抖的声音问我∶“小伦,咱们怎麽办?”

  “阿姨,我也不知道,我从未见我妈发过这麽大的火。”

  “不如,我们今天去你家。”

  “去我家?难道?┅┅”“去你的,别想美事,我是想和你妈妈再解释一下,也好想想怎麽说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我和明秀回到家里,妈妈却没有回来,明秀阿姨对我一笑∶“看来你妈也挺能干的,咯咯┅┅”“浪阿姨,你的穴是不是也痒了,让小儿给你抓抓。”

  我一把把明秀搂在怀里,明秀浪荡的在我的怀里扭动,肥屁股撞着我的裤裆。

  “小伦哥,你说一会你妈妈回来怎麽说?”

  “怎麽说,我就说我要娶明秀作老婆,我要天天操你。”

  “去你的,咯咯┅┅”“说真的,小秀,你觉得亲爹的鸡巴怎麽样?”

  “小淫虫,你再说,我是你的亲妈妈还差不多,你说亲妈的穴紧不紧,夹得你舒不舒服?”

  “亲女儿,小肉妈的穴当然好了,我想天天操小肉妈。”

  我俩就这麽你来我往的逗着,大鸡巴随着明秀阿姨的扭动逐渐增大,明秀的话也变成了呻吟∶“好小伦┅┅好┅┅儿子┅┅摸的妈┅┅好舒服。”

  逗弄了一会,阿姨问我∶“今天你妈妈不知还回不回来?”

  “这麽晚了,她可能不会回来了,可能住在那个姓王的那儿吧!”

  我妒忌的说。

  “哟,没想到你还吃醋啊!你妈不回家,让小妈妈陪你不好吗,咯咯┅┅”现在的明秀阿姨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,又浪起来了。我一手抱腰一手托着她的屁股,把她放在了妈妈的床上,今晚,就让她代替妈妈一回吧。脱掉明秀的旗袍,一身雪白的肉体呈现在我的眼前,黑色的蕾丝胸罩、三角裤、修长的大腿,好性感的女人。

  明秀阿姨给我脱掉衣服,用小手握住我的鸡巴,来来回回的套动,媚眼挑逗的望着我∶“这样舒服吗?乖┅┅儿┅┅子┅┅妈的手好看吗?”

  “好┅┅看┅┅秀┅┅妈妈好┅┅性感┅┅儿子好┅┅舒服┅┅啊┅┅”明秀阿姨让我站在床前,她坐在床上,用两个肉脚夹住我的肉棒∶“知道这叫什麽吗,啊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我兴奋的涨红了脸。

  “记好了,这叫赶肉棒,如果碰到早泄的客人,只要一用这着,就能坚持几十分钟了,这还是你妈教给我的,你妈的花招可多着呢!咯┅┅咯┅┅咯┅┅”我更加兴奋起来,原来我的妈妈不仅是一个性感女人,还是一个花丛高手。

  “好┅┅小肉妈┅┅你┅┅的脚好软┅┅揉的儿子┅┅好┅┅爽┅┅啊┅┅噢┅┅”阿姨的脚趾让我难以自制,我扑向阿姨,扒下她的三角裤,用手一探,原来阿姨的小穴已经春潮泛滥了。用手指轻捻她的阴核,明秀阿姨的浪声又开始了∶“乖儿子,别逗妈妈了┅┅快┅┅快┅┅快给妈┅┅插进来┅┅”“我的秀妈┅┅要儿子把什麽┅┅插进去┅┅”我兴奋的逗着她。

  明秀阿姨握住我的肉棒∶“妈┅┅妈要┅┅儿的大┅┅鸡巴┅┅”听了她的浪声,看着她的浪样,眼前浮现出妈妈与王壮的床上风情,我抬高明秀的大腿,让她的两个脚掌勾住我的脖子,鸡巴对准阴道插了进去。

  “亲儿子┅┅妈小穴亲生的┅┅儿子┅┅操烂妈咪的小穴┅┅噢┅┅好粗的鸡巴┅┅”大鸡巴伴随着明秀阿姨的淫叫“滋、滋”的抽插着。

  “亲老公┅┅妈生的┅┅小老公┅┅干的妈好┅┅爽┅┅啊┅┅加快点┅┅噢┅┅对┅┅对┅┅噢┅┅”“肉妈妈┅┅我的美穴娘┅┅我┅┅我也好爽┅┅”说着,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  “噢┅┅操到穴心了┅┅再深┅┅点┅┅干破浪肉的┅┅小穴┅┅”阿姨大声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妈┅┅亲娘┅┅摇┅┅你的┅┅屁股┅┅摇啊┅┅噢┅┅”阿姨的肥臀快速的抖动着,摇得我高潮阵阵。明秀阿姨的粉臀摩擦着我的小腹,我捏弄着屁股蛋。

  “好妈妈┅┅我要┅┅要出来了┅┅”“亲┅┅亲汉子┅┅等妈┅┅和┅┅和你一块泄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啊┅┅”我和阿姨一块达到了高潮。

  第05章

  (1999年11月28日)

  昨天晚上妈妈没有回来,住在姓王的那儿了,不知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所以下班後,我买了好多的菜,自已下厨做了一卓,希望能使妈妈气消了。等到九点,妈妈还没有回来,等的有点烦了,就到我的房间看A片,看着看着,不禁又打起手枪来,找来妈妈的三角裤,边闻边打,这是从情色文章里学来的,真的很有效,闻着三角裤上的香味,(妈妈是往三角裤上喷香水的,就连袜子也会喷的)想像着妈妈的性感肉体,看着A片,我忘记了一切。

  妈妈究竟是什麽时候回来的我不知道,只是当我要换片时,看到了门口的妈妈,妈妈今天穿的是肉色紧身的连衣裙,紧紧的包裹着她那诱人的身子。我一时惊呆了,因为妈妈并没有生气的样子,在她的眼里含着一种春情∶“小伦,快穿好衣服,我们吃饭吧,妈妈饿了。”

  “噢,妈你先去,我,这就来。”

  来到餐厅,妈妈已经坐了下来,我偷偷的看了妈妈一眼,她真性感,我心里想着,她今天做的头型是大波浪的卷发,这种头型本来很普通,可是妈妈做了却是非常的好看。妈妈换了一件紧身的肉色背心,乳房高耸,从外面可以看到乳头的型状,由於刚看A片的刺激,加上眼前春色撩人,我的肉棒又勃起了。

  我拉过椅子,坐在妈妈的对面,妈妈和我都没有说话,毕竟昨晚的尴尬场面还未忘记。一会,妈妈开口了∶“小┅┅小伦,你今天的菜做的很好啊!”

  一听妈妈并没有责怪的意思,我的心一松∶“这还不是跟您学的,我最喜欢您烧的菜了。”

  “这段时间妈没有空,往後有时间了妈会多给你做饭的。”

  “谢谢妈妈。”

  我调皮的说。一会,妈妈去厨房端菜,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的圆臀上,妈的屁股绝对是天下第一,又圆、又翘,她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臀肉的起伏似乎更大了,这种自然的抖动也是最吸引我的了。

  吃完晚饭,妈去洗澡,我坐在客厅看电视,眼睛盯在屏幕上,可大脑里总是浮现在舞厅看到的那一幕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床上风情,她那圆润的身体、放浪的表情,已深深的记在心里。噢!老妈,为你之子,不知是幸福还是痛苦?

  我正在胡思乱想,妈妈从浴室出来了,老天!她只穿了一件黄色薄纱透明的睡裙,在灯光的照射下曲线毕露,深深的乳沟和大半部分乳房从睡裙的开口处挺露着,大波浪的卷发披在香肩上,我的眼睛就直直的的盯着她看。

  妈妈抿嘴一笑∶“小伦,到我房间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我控制着兴奋的心情,关掉电视,房子里静得能听见我的心跳。我大声的喘着气,推开妈妈的房门,妈妈用手一撩薄纱的下摆,慢慢的往床上爬,屁股夸张的左右摆动,她那嫩白修长的大腿挪动时翘起的圆臀清晰可见,妈妈趴在床上,扭过头,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媚声道∶“小伦,你能帮妈妈按摩吗?”

  “噢,噢!”

  我睁大了双眼,盯在妈妈似隐似露的玉体上,妈妈调亮台灯,我现在看得更清楚了。

  “小伦,行┅┅吗?”

  妈媚惑的对我说。

  “嗯┅┅嗯┅┅妈┅┅妈┅┅我┅┅”“你想帮妈妈按摩吗?┅┅我的好儿子?”

  “想┅┅想┅┅我想┅┅”我剧烈的喘着气。

  妈妈看在眼里,用脚蹬掉高跟鞋,对我说∶“那你先给妈妈按摩脚吧。”

  我跪在床前,用手轻搓着妈妈的脚心,可我的眼睛却离不开妈妈的大腿根,妈竟然穿了一条丁字裤,黄色的细带甚至遮不住她的屁眼。随着我的搓弄,妈妈有节奏的摆动自已的屁股,我的肉棒在她的扭动前挺了起来,短裤被挺起了一个山型。妈妈当然看到了我的变化,可她若无其事其事的说,“小伦┅┅再┅┅用点力┅┅妈今天真的很累┅┅对了┅┅对┅┅了┅┅痒了┅┅咯咯咯┅┅”妈笑的花枝乱颤,我的鸡巴也不停的向上挺高。妈见了我的反应,笑的更荡了∶“咯┅┅咯┅┅小伦┅┅往上按摩妈的腿┅┅噢┅┅”我把手放在了妈的大腿处,开始一轻一重的揉了起来,现在我不敢说话,因为我的喘气声传遍了房内的每个角落。

  “小伦┅┅妈的睡裙是新洗的┅┅你可以撩起来┅┅就不会脏了┅┅”我听话的撩起妈妈的薄纱睡裙,她那雪一般的圆臀就在眼前,细小的丁字裤带绷在她的臀沟里,更增添了无穷的诱惑,我一边揉着妈的大腿,一边吞口水。

  妈见我色欲昏头的样子,开玩笑的对我说∶“小伦┅┅你看妈的┅┅三角裤好看吗?┅┅”这对我是更大的诱惑,我不敢看妈的眼睛∶“好┅┅好┅┅看┅┅”“那,妈的屁股呢?”

  “啊┅┅”听到妈妈的淫声浪语,看着眼前的诱人胴体,我的大鸡巴再度上扬,冲破内裤,从短裤上面冲出来。妈妈装做没看见,盯着我的脸∶“小伦,你说妈妈美┅┅还是明秀美?嗯?”

  我头更低了。

  “那┅┅”妈妈坐了起来,向我吹着气∶“你为什麽还要找明秀阿姨呀?”

  “妈┅┅妈┅┅难道妈┅┅可以?”

  我惊喜的抬起头,看着妈妈。

  妈妈满含春情∶“胆小鬼┅┅你真让妈妈生气。”

  妈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∶“先去洗个澡,等会儿看妈怎麽整你。”

  “妈,这是真的?”

  我握紧妈妈的手。

  “你说呢?小色郎。咯┅┅咯咯┅┅┅┅”我冲进浴室,只用两分钟就洗完了澡,光着身子,挺着我的大鸡巴就进了妈的卧室,妈妈背对着我斜躺在床上,她的身上只穿着那件诱人的黄色丁字裤,雪白的圆臀向我挺翘着。

  “妈妈┅┅我可以┅┅上床吗?”

  我用颤抖的声音问。

  “不行,你要听妈的命令,妈高兴了,才允许你上来。”

  妈妈转过身子看着我∶“你告诉我,你上床要干什麽呀?”

  妈妈现在却拿翘了。

  “我┅┅我想┅┅妈的┅┅”“想妈什麽呀?”

  “我┅┅我┅┅”“你不想明秀了吗?”

  “我┅┅不想了┅┅我┅┅我┅┅我只想┅┅要┅┅妈┅┅妈妈。”

  妈张开了大腿,诱惑的对我说∶“想要的话,你就爬过来吧!”

  (妈妈真是一个挑情高手,我越是受不住,她越刺激我)我只得爬着上床。

  “小伦,你不是说喜欢妈的内裤吗?”

  “是┅┅我是┅┅说过。”

  我口乾舌燥。

  “那妈就让你亲亲她。来吧!”

  我如闻玉旨,用两手扶着她的腰,把嘴放在内裤的细带上,闻着妈妈的体香与香水的味道。妈妈嘻的一笑∶“真是妈的乖儿子┅┅来┅┅让妈妈看看你的家伙┅┅咯咯咯┅┅”妈妈玉手轻舒,套住我的鸡巴∶“好粗的家伙,妈还没逗你就这麽硬了┅┅咯┅┅咯┅┅”妈妈一阵浪笑,同时用手上下大力的搓动着。

  “噢┅┅噢┅┅妈┅┅妈┅┅我要┅┅”“这麽摸,你舒服吗?”

  “舒服┅┅我┅┅太爽了!”

  “想不想要更爽的?嗯┅┅”妈妈握得更紧,套动得更急了。

  “想┅┅我想┅┅妈叫我做什麽┅┅都可以┅┅”“是吗?”

  妈妈用右手包住我的卵蛋,紧紧的挤压着,左手猛烈的上下套弄着鸡巴,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妈妈的手中传遍全身。“妈┅┅妈妈┅┅快给我吧┅┅快┅┅给┅┅我吧!”

  妈妈媚眼朦胧,把嘴放在我的耳边,一边吹着气一边对我说∶“躺着别动,让妈告诉你什麽是真正的女人。”

  妈妈站起来,背对着我,一边摇动着她那性感的屁股,一边用手拉开丁字裤的扣环,慢慢的从身上解下来,然後分开大腿,跨坐在我的鸡巴上,玉手一扶,臀部向下一沉,大鸡巴“滋”的一声,被妈妈的小穴包围了。

  妈妈趴在我的身上,在我的耳边轻轻的问∶“大鸡巴┅┅儿子┅┅现在怎麽样?”

  “妈┅┅我好┅┅爽┅┅好舒服┅┅”“妈也┅┅好舒服┅┅伦儿的鸡巴┅┅又硬、又粗┅┅现在正磨着妈的穴心呢,你有感觉吗?”

  妈妈的小穴似婴儿吃奶一样,一松一紧的吮着我的龟头。

  “妈┅┅妈┅┅你快套我┅┅”我向上挺动。妈妈按着我的双手,在我的身上摩着,屁股慢慢的扭动,小穴把鸡巴包得更紧了。转了一会,妈妈直起身子,按着我的胸膛,开始慢慢的套动起来。

  “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妈┅┅我好舒服┅┅”“大┅┅鸡巴┅┅儿子┅┅妈┅┅妈操的┅┅怎麽样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“┅┅妈的┅┅小穴┅┅好紧┅┅夹得鸡巴好┅┅舒服┅┅儿子要┅┅上天了┅┅”“咯┅┅咯咯┅┅”妈妈在这时候还能笑出来∶“看妈操死你┅┅你┅┅这个┅┅不听话的大鸡巴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小伦┅┅往┅┅上┅┅挺┅┅”我用手扶住妈妈的屁股,用嘴含住她的乳头舔咬着,妈妈的脸开始出现了红晕∶“啊┅┅好孩子┅┅大鸡巴情人┅┅用力┅┅再挺┅┅挺┅┅高┅┅点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”“妈妈┅┅儿子的┅┅鸡巴┅┅大┅┅不大┅┅你满意吗┅┅┅”“满┅┅意┅┅儿┅┅小老公的┅┅鸡巴┅┅太好了┅┅”“往後┅┅还让大鸡巴干┅┅你吗?”

  “让┅┅我要每天要让┅┅情人┅┅的大┅┅鸡巴干┅┅妈的┅┅小穴┅┅是┅┅你┅┅的┅┅啊┅┅”“啊┅┅妈┅┅我要干死你┅┅操烂你┅┅的小穴┅┅”“好儿子┅┅妈┅┅妈受┅┅不了了┅┅咱们┅┅换个姿势┅┅你站┅┅在地┅┅上。”

  “好┅┅浪穴┅┅一会再操你┅┅”我下床站在地上,妈妈用手搂住我的脖子,两腿一蹬床角,把腿盘在我的腰部,小穴对准我的鸡巴套了上来。

  “好儿子┅┅抱着┅┅妈┅┅的屁股┅┅用力操小穴┅┅啊┅┅噢┅┅对!对┅┅”

  “好┅┅骚货┅┅儿子┅┅好爽┅┅再浪┅┅点┅┅”妈妈一边扭动着屁股,一边伏在我的耳边∶“大鸡巴┅┅亲哥┅┅亲达┅┅达┅┅艳儿好爽┅┅亲哥┅┅娘的┅┅亲哥哥┅┅噢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”妈在我的身上一泄如注,而这只是我和妈妈幸福生活的刚刚开始。

  第06章

  (1999年12月2日)

  今天我回来很晚,十一点才到家,妈妈还没有回来,我也可以休息一天了。

  唉,自从妈妈尝到我的鸡巴後,天天要和我做两次才放过我,而且次次让我精液暴出,长此以往,还不被她榨乾了我的身体。不过凭心而论,和妈妈做爱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,明秀阿姨的风情是浪,妈妈的风情却是骚、浪、媚、淫,有如此尤物,宁自已累些,可换来的却是享不尽的快乐,我认了。

  睡到半夜,我听见妈妈回来的敲门声,一时我的情绪在刹那间亢奋到极点。

  “哦,妈妈。”

  我心里念着,赶紧给妈去开门。妈妈走进房间,斜靠在沙发上,对我说∶“小伦,你帮妈倒杯水。”

  我把水端给妈妈,可妈妈却没有用手去接,而是把手隔着我的内裤握住我的鸡巴,我的鸡巴在见到她的时候已经硬了。

  妈妈骚浪的一笑∶“你的老二很有礼貌,见到妈妈就敬礼,咯咯咯!”

  “妈妈,我想你嘛!”

  我边说边坐在妈妈的身旁,用手脱掉她的高根鞋,轻轻的给她揉脚。

  “妈妈挑逗的对我说∶”小伦,你是不是喜欢妈的脚?“”是的,不仅是脚,妈妈的全身我都爱的发狂。“”那,“

  妈妈满意的笑着∶”你相不相信妈的脚就能让你达到高潮?“”我不信。“

  妈妈脱掉裙子,丰满的胴体扭动着∶”你站起来,让妈给你一次小高潮。“我站在妈妈的身前,妈妈用脚趾夹住我的内裤的边,往下慢慢的脱下,看到我那挺立的肉棒,妈妈娇媚的对我说∶”伦儿的鸡巴又大又硬,是不是早想妈妈回来了?“”是的,我等了您好久,还以为您不回家了呢!让我好想。“妈妈很满意我的回答,一边用脚夹住我的肉棒,一边笑着说∶”小伦,妈妈对你好不好?“”当然好了,有妈妈,我什麽都不要就可以。我,我甚至可以不找老婆。“”是吗?咯咯咯┅┅“妈妈一阵荡笑,”小伦,妈妈的脚这麽摩你,你舒服吗?告诉妈妈你的感觉。“妈妈一面说,一面用脚夹紧,来回的揉搓着。

  ”妈的脚好软,搓的我很舒服,妈,我好┅┅爱你。“”咯咯,你爱妈什麽呀?“

  ”我,我爱妈妈的┅┅美、艳、骚。妈,别逗伦儿了┅┅噢┅┅好爽!妈的脚┅┅妈的脚┅┅“妈妈听我说她骚,脚改为上下搓动,我的坚硬鸡巴感到了一种压抑的快感。

  ”妈,别┅┅别┅┅再动了,我┅┅受不了了!哦┅┅妈┅┅“妈妈抽回脚,笑着说∶”小伦,这回你信妈的话了吧,好好听妈的话,妈妈天天给你快活。来!“妈妈坐起身子,我走上前,妈妈用手拍了拍我的鸡巴,套了几套,看着我的眼睛∶”大鸡巴,肯听妈的话了吗?“老天!她真骚,直接管我叫大鸡巴。

  ”哦,我是大鸡巴,大鸡巴听妈的话。“

  ”既然听话,妈什麽时候要,你就要什麽时候硬起来。咯┅┅咯咯┅┅“我不知所措却很兴奋,妈妈站起来,用手搂住我的脖子,贴住我的耳朵说∶”大鸡巴,抱着妈到床上去。“我用手摸着她的屁股,另一支手揉着妈妈的乳房,逗着她的奶头。妈妈兴奋得扭动身子∶”啊┅┅啊┅┅大鸡巴的手┅┅好会摸┅┅好会揉┅┅哦┅┅“”骚妈妈,你的小穴又痒了吗?“我轻轻的拍着妈妈的屁股。

  妈妈一边喘着气,臀部随着我的手扭动∶”妈┅┅妈是想┅┅了┅┅大鸡巴干的我┅┅好舒服┅┅“我用手扶住妈妈的脸∶”让大鸡巴亲一个,浪穴。“妈妈害羞的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”不,别这麽叫,我┅┅我是你妈┅┅“一边说,一边用手搓着我的鸡巴。看着她的浪样,听着她的淫声,我醉了。

  ”小姐,你现在握着我的鸡巴,却不敢看我的眼睛,怕大鸡巴吗?“我用手揉着妈的屁眼。

  ”坏蛋,怎┅┅怎麽能┅┅这麽和妈说话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“随着我的手的揉弄,妈的乳房摩着我的身子,浪浪的哼着,我越加兴奋了∶”小姐,让哥亲一口。嗯?“大力的拍着她的屁股。

  妈妈被我摸的羞红了脸∶”小畜生,你┅┅你竟敢嫖你的妈妈┅┅“妈的脸更红了,可是手握住我的鸡巴套动的更急了。我知道她也在兴奋之中,用手捏住妈的屁股蛋,妈妈夸张的扭动着。

  我大胆的说∶”小姐,亲爱的小肉妈,让亲哥哥香一个,嗯?“妈妈放开我的肉棒,抬起手要打我,被我用手抓住,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脖子後面,妈妈自然的搂住我的脖子,媚眼满含春情,又带着一抹娇羞。我也盯住她的眼睛,妈妈在发情的时候又增加了一份性感。慢慢的,妈妈张开嘴,一边盯着我的眼睛一边凑过来,我和妈妈的嘴唇凑在了一起。我含着妈妈的香舌,贪婪的吸吮着,妈妈闭上眼睛,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我用双手托住她的屁股,妈妈把大腿盘在我的腰间。一时间,天旋地转,我宁世界末日马上到来,我太幸福了!

  妈妈和我的身体紧紧的搂着,谁也不意离开对方的嘴唇,我就这麽抱着妈妈,疯狂的吻着妈妈到了妈妈的房间。坐在床上,妈妈一边吻着我,一边用左手摆正我的鸡巴,臀部往下一沉,肉棒插入了阴道。妈妈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,手抱着我的脑袋,吸着我的舌头。我快喘不过气来了,我拍拍她的屁股,妈妈松开我的舌头,趴在我的肩膀上喘着气。

  ”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“我一边喘着气,一边摸着妈妈的头发∶”小┅┅姐┅┅我的好妈妈,我┅┅好幸福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妈妈用手拧我的後背,屁股紧紧的压在我的大腿上∶”伦儿,你┅┅你个畜生,你要了┅┅妈的┅┅命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过了一会儿,妈妈用手扶着我的肩膀,我用手环抱着她的腰,妈的屁股开始上下套动。眼前的妈妈,皮肤透着粉红色,轻咬着嘴唇,臀部大力的耸动,我知道,妈妈疯狂了,我看着妈妈的眼睛,妈妈看着我,眼里有的只是情欲。我打趣道∶”妈妈,小伦好吗?“妈妈不语,只是套动的更急。我也被她的激情感泄,用手抱着她的屁股站了起来,妈妈搬着我的肩膀,屁股快速的上下起伏。

  ”哦┅┅哦┅┅好爽┅┅舒服┅┅好硬┅┅“”哦┅┅妈┅┅慢┅┅慢点┅┅慢点┅┅我要受不了了┅┅哦┅┅“”大鸡巴真硬┅┅真硬┅┅啊┅┅“妈妈语无伦次的叫着。

  我开始承受不住妈妈的晃动,在屋里来回的走着,妈妈越加兴奋∶”亲┅┅亲儿的大鸡巴┅┅要了┅┅妈的命了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”妈妈,我的娘,我好美┅┅“妈妈把我的头往下压,让我的嘴吻住她的奶头,我用力的吸着。

  ”噢┅┅噢┅┅亲哥┅┅艳儿的亲哥哥┅┅噢┅┅“听到妈的浪叫,我更猛烈的吞着她的乳房,妈妈疯狂的扭动身子,小穴夹的更紧了。

  ”噢┅┅亲爱的┅┅娘的亲老公┅┅再狠点┅┅噢┅┅噢┅┅老公真狠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妈妈开始打起摆子来了。

  小穴套紧肉棒,直达穴心,紧紧的吸着。随着妈妈屁股激烈的摆动,我和妈妈一同泄了出来。

  我抱着妈妈回到床上,妈妈伏在我身上轻轻的喘气,我摸着她的秀发,呢喃的说∶”妈妈,我真不找老婆了,我要妈妈做我的老婆。“妈妈看着我的眼睛,嘤咛一声,轻轻的吻住我的嘴,亲了一会,妈妈躺在我的怀里睡着了。

  第07章

  (1999年12月8日)

  一下班回来,就见到妈妈正在厨房做饭,我从後面抱住妈妈的腰,享受着肉体的摩擦。妈妈用手点了一下我的额头∶”小色鬼,先别动,等一会妈妈有事和你说。“”什麽事神神秘密的?快告诉我,要不脱你的裙子了?“妈妈笑着拧住我的耳朵∶”听老娘的还是听你的,快点出去,嗯,要不我就不说了。“见妈一脸的笑颜,我开心的回到房里。

  吃饭的时候,妈红着脸对我说∶”小伦,你想不想和妈长久的过下去呢?“”当然了。妈,我是认真的。“

  我握住妈妈的手∶”您要说什麽?“

  ”听到你这麽说,妈很高兴,所以妈决定给你找个对象。“”什麽?我的对象就是妈妈,我不要找别人!“”你先听妈说完,你年纪也不小了,老不成家,人家会说你有病的,妈是想给你找一个开放一点的,将来你和妈,也好┅┅啊!“”是这样啊,您说谁合适呢?“

  ”妈的舞厅里有一个东北来的小姐,叫小丽,样子很媚。你也知道,东北人都很开放的,妈觉得小丽很不错的。“”不,妈我只要你!“

  ”你看,又来了,妈这麽做不也是为了┅┅麽!“其实我一听妈说就有一点心动了,因为今後就可以有两个美人陪伴了。”那我就听您的,可您千万不能不要我了啊?“”那是当然,妈也舍不得伦儿的东西嘛!“

  妈妈一边说一边隔着裤子摸我的肉棒∶”好好听话,妈今天就叫她来家里,你们俩见见面。“吃完了饭,我搂着妈妈看电视,门铃声响了起来,妈妈跑去开门,小丽走了进来,我细细的打量着她,只见她穿着一条紧身的小黑皮裙子,上身是一件肉色的小背心,高耸的乳房挺立着,甚至能看见乳头的形状,真是性感。细细的小蛮腰不盈一握,白白的瓜子脸,涂着鲜艳的红唇,留的是披肩的长发,大眼睛秀中带媚。

  小丽对我一笑,向妈妈说∶”艳姐,这就是您说的伦哥吧?“我还在瞪着眼看她的脸,妈见我色迷迷的样子,在我的屁股上拧了一把,对小丽说∶”来小丽,快先坐下。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小伦,我的儿子;小伦,这是小丽。“小丽大方的向我伸出手,轻轻一笑。我握住小丽的柔夷,小手好漂亮,长长的指甲涂着艳红的指甲油,握在手里把玩着。小丽见我色授魂消的样子,吃吃的笑着,妈妈却发怒於我的动作,瞪了我一眼,我赶紧放开小丽的手。

  大家坐下,闲聊了一会儿後,妈说∶”你们两个到外边转转去,可别太晚了啊!“听了妈妈的吩咐,我和小丽站了起来,小丽对着妈妈说∶”艳姐,那我们走了啊!“说完挎上背包,我们一起出了家门。

  ┅┅”伦哥,艳姐常和我夸你的,你做什麽工作?“小丽先开口了。

  ”我的工作没什麽的,进口商品,再卖出去而矣。小丽,你来多久了,我怎麽没见过你?“”我从家里出来已经两年了,到艳姐的舞厅干了有三个月了吧。对了伦哥,你不嫌弃我做这一行吗?“”不会的,我觉得做什麽工作都没什麽的,只要自已意做而且没有什麽危险,做什麽都无所谓的,况且我老妈还不是在做?“”没想到伦哥的思想还很新潮的呀,咯咯咯┅┅“小丽一阵轻笑,用手挽住我的胳膊∶”伦哥,我们到哪去?“”还是由小姐决定吧,我晚上不大出来的。“

  ”那咱们去舞厅跳个舞吧!“

  ┅┅来到街角的一家舞厅,里面的人还不算太多,有几个舞小姐懒散的坐在沙发上,刚进去的两个男子正和她们搭讪。舞曲响起,小丽拖着我滑进舞池,我俩随着音乐开始扭动,一边跳,我一边细细的打量面前的小丽,小丽也不时的朝我媚笑。

  一曲终了,我和小丽到包房唱歌,在走廊上一个搂着小姐的男人见到小丽,走了过来∶”这不是小丽吗?等一会儿我接你行不行啊?“一边说着,一边轻薄的拍小丽的屁股。

  小丽竟然不顾我的存在,扭着身子,浪浪的说∶”王老板,你没见我今天有客人吗?改天去《忘情都市》找我吧!“”好啊!“

  姓王的扭了一把小丽的屁股。

  ”唉哟,讨厌!“

  小丽夸张的把身子贴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心中有一丝不快,她妈的骚货,明明是和我交朋友却和别人放浪!心里虽然这麽想,可老二却不争气的挺起来了。走进房间,我和小丽唱了几首歌,小丽贴着我,我的鸡巴被她的屁股摩得更加坚挺起来。小丽也许肉棒尝多了,一点害羞的样子也没有,还不时的看我的表情,我竟然被她看的有点不自然了。

  回到家里已经是夜半时分了,妈妈留了字条,说今晚不回来了,小丽坐在我的腿上,问我∶”伦哥,你觉得小丽怎麽样?“真是开放的女人!

  我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∶”很好啊!“

  ”那,你真的不介意我做这一行?“

  ”是啊,我真的无所谓的。我┅┅我很喜欢你。“”伦哥真会说话,我也很喜欢伦哥。“

  小丽的大奶子蹭着我的胸膛。

  我有点受不住刺激了∶”小丽,这麽晚了,我,我先送你回去吧!“我言不由衷的说。

  ”你舍得我走吗?“

  小丽大胆的看着我,挑逗着我的情欲,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趐胸上,高耸的奶子弹性十足。”啊!伦哥,我要┅┅“小丽轻咬着我的耳朵,她用她的经验开始引诱我。

  此时我也不用客气了,把手从她背心的下面伸进去,开始用手爱抚小丽的乳房,不时的用手捻她的乳头。

  ”噢┅┅噢┅┅轻点┅┅轻点┅┅伦哥的手┅┅好重啊!“小丽开始扭动屁股。

  我的鸡巴被她蹭得痒痒的,用另外的一只手从她的裙子下面摸她的阴部,小丽真是个骚货,她的内裤是窄小的带形,用手一碰,阴水已经浸透了细带。

  ”小丽的水好多呀,湿淋淋的了,要不要让哥哥帮你脱下来?“小丽用乳房顶着我的手,轻声的叫着∶”要┅┅噢┅┅别碰小穴┅┅小穴好痒┅┅啊┅┅“我叫小丽站起来,小丽脱掉小背心和裙子,又是一个前凸後翘的美人。或许是职业的关系,小丽竟然没带乳罩,雪白的奶子傲然的挺立着,红嫩的乳头,粉色的乳晕,真是一对宝贝。下身窄小的裤头紧绷在圆翘的屁股上,小丽的屁股是窄圆形,臀肉丰厚,和妈妈是各具风情。

  我脱下她的内裤,故意放在嘴边闻了闻∶”小姐的身体好骚啊!“小丽笑的花枝乱颤,乳晃臀摇,一边用手脱我的衣服,一边说∶”伦哥好色啊,咯咯咯┅┅“用手抓住我的肉棒,来回的搓弄着∶”你的,鸡巴挺大的,一会可要慢慢来哦!“一想到这个骚货可能会成为我的老婆,和她刚才与人打情骂俏的浪劲,我的心里紧张又刺激,这样的女人该怎麽玩呢?小丽揪住鸡巴,嗲声的说∶”伦哥,抱我上床,我要┅┅“我一把把她搂在怀里,用手揉着她的屁股∶”你要什麽?“”就是这个啦,咯咯咯┅┅“小丽摇动着我的鸡巴。再不上马,准会让她玩出精,往後可就没好日子过了。想到此,我抱着小丽进了妈妈的房间,往床上一躺,小丽分开双腿,把屁股朝着我的脸,趴在我的身上用嘴含住龟头,开始吸起来。她想玩六九,可我和妈妈还没做过那,况且,她的小穴不知有多少男人的鸡巴进去过。

  我用手扶着小丽的腰部,小丽的屁股开始扭摆,不时的往我的脸上蹭,骚腥味阵阵传来,红嫩的两片阴唇闪着光泽,那是她的淫水了。小丽见我不动,松开鸡巴,用手拍拍屁股∶”伦哥,快舔啊,好多客人要舔我还不让那,舔啊,要不我回去了。“淫妇如此,你奈我何,再加上肉棒不上不下的,我用手分开阴唇,开始用舌头舔她的小穴。小丽的屁股不停的扭动,不时的往後坐,有时竟然堵住我的脸,我受到骚腥味的刺激,更加往里伸。小丽含着我的肉棒,津津有味的吃着,用手抓着我的卵袋,轻轻的揉捏,小姐就是小姐,如果找一个不通情事的老婆,如何享此艳福?我真该谢谢妈妈了。

  我俩互相舔了一会儿,小丽用小手扶着我的肉棒,背对着我坐了下去。

  ”噢,小丽,你的小穴好紧,轻点套。“

  小丽不但不听我的,还加快了速度∶”伦哥,你坐起来抱┅┅抱着我,让我好好的教教你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我坐起身子,从後面抱住了小丽,小丽靠在我的怀里,扭动着屁股∶”伦哥的┅┅大鸡巴好粗啊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小穴好涨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“”是┅┅是你的┅┅小穴太紧┅┅夹的鸡巴好舒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”伦哥┅┅你┅┅你会娶我吗?┅┅啊┅┅啊┅┅你会让老婆和别人┅┅操吗?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浪货,还没嫁给我,先和我谈条件?我大力的捏她的乳头。

  ”噢!轻┅┅轻点┅┅小妹受不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坏老公┅┅坏蛋┅┅“小丽的屁股似磨盘一样急速的旋转着,挤的我的大鸡巴又硬又坚。

  ”噢!噢┅┅老婆要慢点┅┅哥让你┅┅让你和别人操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小丽听了我的呻吟,点燃了更强的欲火∶”好┅┅好老公┅┅我爱你┅┅我要你的大鸡巴操┅┅操死浪穴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趁她在兴头上,我一边揉着她的奶子,一边附在她的耳旁∶”你意老公和别人干吗?想不想看老公和别人干?啊┅┅啊┅┅“”想┅┅我意┅┅啊┅┅快往上挺┅┅使劲操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我抱紧小丽,开始大力的挺动,小丽淫浪的哼哼着。在我们干的正舒服的时候,我那美丽的妈妈回来了,更让我和小丽吃惊的是,妈妈的後面还跟着那个姓王的经理,我和小丽的疯狂场面他们看个正着。一时,我那骚浪的妈妈,把我气得鸡巴暴胀┅┅

第08章

  只见妈妈和王壮站在门口,正从门缝往里看,小丽看到她们俩在看,屁股停止扭动,转身搂着我的脖子,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。我用手抱住小丽的屁股,看着门口,故意挺动着腰,小丽又开始轻轻的呻吟∶”不要了┅┅不要┅┅艳姐她们┅┅伦哥┅┅“妈妈终於羞愧於我的直视,关上房门,转身拉着王壮到客厅去了。

  只听妈妈说∶”小壮┅┅扶着我┅┅坏蛋┅┅轻点嘛!“想必她已倒在王壮的怀里。

  ”艳姐,那不是小丽吗?她怎麽┅┅“”她现在是我儿子的女朋友,唉┅┅小壮┅┅小壮,别┅┅别┅┅他们会听到┅┅“”我的好姐姐┅┅我要你┅┅“”别┅┅别在这儿,去你家吧┅┅噢┅┅噢┅┅轻点揉┅┅讨厌的小壮┅┅小色鬼┅┅嗯嗯┅┅“听到妈妈的叫春,我怒火伴随着刺激,加大了抽插的力度,小丽现在也不再害怕,咬着我的耳朵∶”伦哥┅┅你妈真是的┅┅嗯┅┅嗯┅┅看自已儿子和人办事┅┅噢┅┅噢┅┅摸我的奶子┅┅好哥哥┅┅噢┅┅“小丽的两个乳头又红又艳,在我用手的揉捻下,小丽搂着我的脖子,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口中吸吮着,我把手放在小丽的屁股上,臀肉滑滑的上下抖着∶”她就是发浪嘛┅┅欠人干┅┅嗯┅┅“”你别这麽说┅┅哪有儿子这麽说妈的┅┅再说,艳姐她也需要嘛┅┅“小丽的话正中我下怀∶”没想到你还挺懂事的,我的好老婆┅┅我要天天操你┅┅“”谁是你老婆,我要先试你的家伙够不够劲┅┅伦┅┅使出你┅┅所有的功夫来┅┅我┅┅我要和你比比┅┅啊┅┅“我要小丽趴在床上,小丽撅着屁股,雪白浑圆的臀肉颤微微的,我从後面揉着小丽的奶子,把鸡巴放在她的股沟摩擦着。

  ”伦┅┅哥┅┅快进来嘛┅┅我要┅┅“”你要谁呀┅┅啊┅┅“小丽从胯下伸出手,抓着我的肉棒往阴道里塞∶”我要┅┅伦┅┅老公的鸡巴┅┅快干我┅┅我受不住了┅┅哦┅┅哦┅┅大力点┅┅噢┅┅“我双手捻着她的乳尖,大鸡巴猛的插了进去。

  ”噢┅┅老公┅┅停┅┅停┅┅插裂了┅┅别动┅┅噢┅┅“小丽的身子狂乱的抖着。我伏在她的身上,小丽大声的喘着气∶”老公真狠┅┅小穴受不住你的家伙┅┅慢慢动动┅┅哦┅┅嗯┅┅“”小浪妇┅┅现在怕了吧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我在小丽的耳边说着。

  小丽又挺起肥臀∶”谁怕你了?┅┅再来┅┅我┅┅我要夹死你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这样的女人,如不来点真功夫,今後可就有罪受了,我用手按住她的腰,让她的臀部更翘,然後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。

  ”伦┅┅哥┅┅使劲操┅┅噢┅┅对┅┅对┅┅我的好哥哥┅┅“”浪穴┅┅你现在爽不爽┅┅大鸡巴干的舒不舒服┅┅“”┅┅舒服┅┅老公┅┅小丽的好老公┅┅大鸡巴老公┅┅我要嫁给你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操了几百下,小丽开始求饶了∶”老公┅┅我够了┅┅我够了┅┅饶了骚穴吧┅┅“”我的鸡巴你┅┅满意吗┅┅浪穴吃饱了吗?“我在小丽的耳边问,小丽不停的点头。我抽出鸡巴,小丽找纸擦床上的淫水,红嫩的小穴被干的呈现出一个圆圆的小洞,我好奇心起,把手指插进去挑弄着。

  ”伦哥┅┅别动了┅┅我够了嘛┅┅我求饶还不行吗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逗够了,我一想我妈妈她们还在客厅里,就对小丽说∶”咱们出去看看。“穿上衣服,我搂着小丽出了房间,妈妈正跨骑在王壮的身上,雪白迷人的大腿裸露着,王壮用手搂着妈妈的腰,嘴里含着妈妈的奶子,妈妈哼哼着∶”哦┅┅哦┅┅好硬┅┅好鸡巴┅┅小壮┅┅哦┅┅我的小壮┅┅“我生气於妈妈的淫荡,搂着小丽到客厅,妈妈见到我们出来,匆匆的从王壮的身上下来,抓起衣服掩着身体,王壮提着裤子,用手遮着裤裆。

  ”小伦┅┅你们┅┅“”妈妈,这是谁?这麽晚了,怎麽还不走?“”他┅┅“”我,我这就走,对不起!艳姐,我走了。“王壮吓得抓起皮包,就往门口走去。

  ”小壮,你把小丽送回去吧!“

  妈妈又走到了小丽身旁,用很低的声音说∶”小丽,你今天先回去,往後你就住这儿吧,我要和小伦解释一下。“”噢,我知道了,艳姐,那我们走了,伦哥再见!“小丽摇摆着身体走向王壮,竟挽着他的胳膊∶”王经理,我们走吧!“他妈的,刚才和我干的穴,现在又公然勾搭别人,我让她们娘俩气坏了,转身”碰“的一声关上门,躺在我的床上。

  过了一会,妈妈开门进来,轻轻的叫我∶”小伦,小伦┅┅“我扭过头,不理她的叫声。”小伦,别生气了,嗯?“我扭过头来,瞪着妈的脸不说话。妈妈蹬掉高根鞋,趴在我的身上,轻轻的说∶”小老公,艳儿不敢了,别生气了嘛。嗯?“”你叫我什麽?再说一遍。“

  我故意生硬的说道。

  ”妈┅┅的小┅┅老公,妈不敢了。“

  妈妈说完搂着我的脖子,对着我的脑门亲了一口,娇羞的看了我一眼,身体轻轻的扭动着。一时,我的气消失的无影无踪,这个尤物又激发了我的性趣。

  我拍着妈妈的圆臀∶”你是不是想老公的鸡巴了,浪穴痒了是不是?“”坏小伦┅┅妈不来了,嗯┅┅“妈妈用阴部蹭着我的肉棒。

  我扶着妈妈坐起,妈妈的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裙,里面是真空的,脱掉衣服,妈妈那百看不厌的身体在面前又形成了强大的诱惑,小丽的身体还有些稚嫩,而妈妈的身体则是熟透的樱桃。妈妈脱下我的内裤,抓住肉棒,含羞的说∶”妈想伦儿的鸡巴,却让小丽┅┅“鸡巴在妈妈技巧的抚弄下又开始敬礼了,我细看着妈妈的容颜,妈妈含羞的样子真让人发狂,鲜艳我红唇,弯弯的媚眼┅┅我抱起妈妈,妈妈吃吃的笑着∶”小色狼┅┅坏老公┅┅咯咯咯┅┅“她的计策又得呈了。

  ”好妈妈┅┅我看见你和别人就来气,你看我的大鸡巴┅┅“”呦,好羞!“妈妈用手套着肉棒∶”伦儿,想不想妈咪?“

  ”想,我现在就要。“

  我用手揉着妈的乳头∶”我要艳儿┅┅“”我是你妈┅┅“”你是我的艳儿┅┅艳儿┅┅“”小畜生┅┅噢┅┅别捏艳儿的奶头了┅┅噢┅┅“”那你就坐上来吧!“我坐在床上,用手揪着妈的奶头,妈妈只得前移跨坐在我的腿上。

  ”伦儿的鸡巴真粗┅┅别┅┅别捏了┅┅搂妈的腰┅┅噢┅┅嗯┅┅啊!“妈妈抱着我的脖子,上下套弄起来。我则把手放在了妈妈的屁眼处,用指头来回的划着圆圈。

  妈妈痒痒的摆动着∶”小┅┅坏┅┅蛋┅┅别在那儿揉┅┅啊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大鸡巴真坏┅┅“”艳儿说坏┅┅我┅┅我就坏给你看┅┅噢┅┅“我把中指插了进去。

  妈妈狂乱的叫起来∶”亲┅┅亲爱的┅┅老公┅┅噢┅┅不行的,别动┅┅噢┅┅“”再叫我两声好听的┅┅我就拿出来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“”亲┅┅亲老公┅┅好哥哥┅┅小祖宗┅┅噢┅┅娘的亲爹┅┅噢┅┅“妈被我刺激的淫到了极点,我开始往外抽手指。

  ”啊┅┅啊┅┅别┅┅老公我还要┅┅艳儿要┅┅“”妈┅┅你要什麽嘛┅┅好好套我。“”艳儿要哥动┅┅动┅┅“妈妈语不成声。我一边挺动肉棒,一边把手指在妈的屁眼抽插,妈妈极速的扭摆着身体∶”噢┅┅我要出来了┅┅“妈妈的淫水流了一床。

  休息了一会儿,我附在妈妈的耳边,用手揉着她的屁眼∶”艳儿,下次我要干这里,行吗?“妈妈揪着我的鼻子,笑骂道∶”小畜生,鬼点子还真多┅┅“

第09章 完

  (1999年12月19日)

  这些天来,小丽一直住在我们家里,当然是和我住在一起了,她白天睡觉,晚上上班,有时整夜都不回来,那就是有客人包宿了。这个小妮子的骚劲是很大的,往往回来还要和我再打一炮。而我的妈妈,由於小丽的关系很少回家,加上那个王壮每天都缠着妈妈,据妈说,姓王的还是觉得妈妈最好,有时妈妈不在,他也会等到妈妈回来,而不理会别的小姐的勾搭,真是什麽人都有。唉,想来妈妈和我也有好多天没做了,我还真有点想她了。

  又想到了明秀阿姨,不知她现在在谁的怀里?不如去找她吧,给她钱,就当嫖她一次也好啊。正这样想着,小丽回来了。

  ”伦哥,你要出去呀?“

  小丽摘下皮包,坐在床上。

  ”噢,不,我正想去接你呢,你毕竟是我的老婆嘛。“这麽多天来,我俩已习惯了这种称呼。

  ”是真心的?“

  小丽脱掉了裙子,黑色的丝袜在吊袜带的拉动下更显大腿的美艳。

  ”当然是啦,我这麽如花似玉的老婆,我还真有点儿不放心哪,今天怎麽样了?“”跳了几个舞,打了两炮。伦哥,可有意思了。“小丽笑的前仰後合,乳房上上下下的跳着。

  ”什麽有意思?“

  ”有一个五十岁的老头,他的鸡巴就像手指头一样,咯咯,我用手摸了半天才勉强进去,操了没几下,我一夹他就射了。咯咯┅┅“我已习惯於小丽的这种说话方式,我坐在床上,用手摸着小丽的大腿∶”那麽,今天我的老婆不满足了?“”你先别动手,先给我揉揉。“

  小丽趴在床上,我骑在她的屁股上,用手揉捏她的肩膀。”伦哥,今天妈可赚老了。“小丽为了讨妈妈的欢欣,已经改叫妈了∶”光门票就收了有几千,再加上小姐的提成,估计上万了,妈刚才答应给我买一条金链的,咯咯,还有┅┅你好好揉嘛!“我的鸡巴顶在小丽的屁股上,她的臀肉实在丰厚,老二又翘翘了∶”还有什麽?“”今天好多人围着妈妈转,姓王的排了半天才等到妈。“”那妈现在?┅┅“一听到妈妈和王壮的消息我心里就怪怪的。

  ”妈告诉他说今天很累让他先回去了,这小子白等了半天也不急,就那麽听妈的话,妈的魅力还真大啊!咯咯┅┅“”那是当然,毕竟是我的妈妈嘛。“”一说你就来劲,大鸡巴乱顶什麽!又想啦?“我用行动回答了她的这个问题,脱下她的蕾丝三角裤,小丽在穿着上倒肯用心的,这件轻薄的内裤不知客人们见了什麽样,反正我是受不了。前面可以看到毛毛,後面可以看到臀沟,我把手放在小丽的屁股上,轻轻的拍了两下∶”浪屁股,哥哥可要进去了。“小丽吃吃的笑着∶”这麽多天了,你还是一个急色鬼,见到人家就想上!嘻嘻┅┅“”我就是想,你敢说不想哥的家伙吗?“用手分开两片阴唇,红嫩的小穴蠕动着。

  ”伦哥,来,我们还这麽玩。“

  小丽叫我躺下,把屁股对着我的脸骑在我身上。六九式可是小丽的最爱,据她说和客人是不做的,只留给我。小丽扒开我的裤子,用嘴含住肉棒,屁股向後撅着,蹭着我的鼻子∶”老公,快舔啊!“小丽摇着我的鸡巴催促着。

  我双手各握着她的一片屁股蛋,用力的抓捏着,小丽不住的往後挺,用手揉着我的卵蛋,鸡巴被她的小嘴包得严严实实,我用舌头勾舔她的小豆豆,小丽的身体开始摇晃起来∶”嗯嗯┅┅哦哦┅┅“小丽一边吃着肉棒一边哼哼,浪水顺着阴唇流在我的脖子上。

  ”小姐,你的水水好骚啊!“

  ”嗯┅┅好好舔┅┅别┅┅逗人家嘛!坏老公┅┅嗯┅┅“小丽的屁股往我的脸上挺坐着,阴唇擦着我的鼻子。我把手从她的大腿上面伸过去,抓住她的奶子,玩着发硬的乳头,每搓弄一下,她的身体就抖动一下。

  ”伦哥,别┅┅别玩了┅┅快上马吧!“

  小丽从我的身上下来,我坐起身。

  ”老公,今天咱们玩玩花式,你┅┅你站在地上。“小丽撅着屁股趴在床沿上,让我从後面插进去,然後她把两条腿背对着盘着我的大腿。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挺动而起伏∶”好老公,大鸡巴的老公,使劲操┅┅噢┅┅噢┅┅“”浪货,夹紧点。“”伦哥,这个姿势好不好?这可是我新学来的。噢┅┅噢┅┅“小丽不时的往後挺耸,屁股撞在我的小腹上”啪啪“的响。

  ”谁教你的?告诉我,我要┅┅找他算帐!啊┅┅啊┅┅“”不要嘛,我┅┅我好喜欢他的大鸡巴,又硬,又长,噢┅┅“小丽故意的刺激我。

  她知道越这麽说,我就干的越有劲,我拍着她的屁股∶”浪货,他的┅┅鸡巴有老公的长吗?有老公的粗吗?“小丽夸张的扭动起来∶”比老公的鸡巴┅┅强多了┅┅小穴现在还想让他干呢!噢┅┅大力点,噢┅┅“小丽的淫声让我越加兴奋,鸡巴疯狂的抽插着,她的小穴”滋┅┅滋┅┅“的响着。

  客厅里传来妈妈的高跟鞋声,小丽轻声的呻吟着∶”慢┅┅慢点┅┅妈┅┅妈┅┅回来了。慢┅┅噢┅┅“我不理她的话,把手放在她的奶子上,一轻一重的揉着,操的更猛了∶”怕什麽,妈对这事儿见多了,小穴夹紧点,对,屁股再晃点。“”嗯嗯嗯┅┅操吧,使劲操吧!小穴都给你了。噢┅┅噢┅┅“小丽的声音再度高起来。

  妈妈听到了她的呻吟,敲了敲门∶”你俩就不能小声点?小伦,小畜生。“看来妈妈也有点心痒了。

  小丽松开缠着我的双腿,想离开我的肉棒,被我一把抓住又给她挺了进去。

  ”伦哥,别来了,妈都生气了。噢!别操了┅┅嗯┅┅哦┅┅“”好老公┅┅大鸡巴的亲老公┅┅快干我┅┅快点!噢┅┅妈呀┅┅小穴好痛,我的妈呀!噢┅┅我的妈┅┅“”小丽,你┅┅叫我吗?“妈妈在客厅问。小丽瞪了我一眼,不敢出声了,我的鸡巴却不停下来,仍旧在辛勤的工作着。

  ”坏老公,大坏蛋,缺德鬼┅┅别干了┅┅讨厌!“小丽晃动着屁股往床上跑,我用手一拉,大鸡巴狠狠的插入了穴心,”噢!痛,我的妈呀!噢┅┅“小丽大声的叫起来。

  妈妈顾不得再等,推门进来∶”小丽,怎麽了?“妈妈声音颤抖着。

  ”是┅┅伦哥的┅┅鸡┅┅家伙太长了,妈,你┅┅“只见妈妈看着我的鸡巴,媚眼闪动着∶”小丽,那个┅┅小伦,你们┅┅“妈妈断断续续的自语,胸部急速的起伏。

  小丽抓过被单掩着身子,对妈妈说∶”妈,你看他的,是不是┅┅“”小伦,你是不是┅┅吃药了?“”没有啊,我天生就┅┅“妈妈装作第一次看的样子,一边吞着口水,一边说∶”让妈看看。“说完用手握住我的肉棒,轻轻的套动,一边对着小丽说∶”是太长了点,连我┅┅都可能┅┅受不了┅┅“妈妈轻轻的喘着气。

  ”就是嘛,这麽大,还那麽用力┅┅妈,你┅┅你试过这麽┅┅大的┅┅没有┅┅“妈妈一边爱抚着我的鸡巴,一边红着脸对小丽说∶”妈从来┅┅没试过这麽长的,难怪你┅┅“小丽接下来的话更让我兴奋∶”那妈,你现在和┅┅伦哥┅┅“小丽拿开被单,走到妈妈和我的身前,用手揉着我的卵蛋。

  妈妈羞的转过脸,可手仍然握着鸡巴不放∶”小伦可是你┅┅将来的老公,你不介意吗?“”妈,看您说哪儿去了?咱们不是一家人嘛!“”那┅┅小伦┅┅你┅┅“妈妈的媚眼瞟着我的鸡巴。

  我心里早就忍不住了,再装下去,我的鸡巴非让她们娘俩摸泄了不可,我攥住妈的手∶”妈妈,快来吧!"

妈妈红着脸解开睡衣的带子,雪白的奶子晃动着。

  ”妈的身材真好,怪不得有人┅┅“听小丽一说,妈的脸更红了,对我瞄了一眼,向着小丽道∶”别哄我了,哪如你的身材好啊!小┅┅伦,扶着我┅┅“我抱起妈妈,先亲了小丽一口,又吻向妈妈的嘴,妈妈躲闪着∶”小伦,别这样,小坏蛋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“妈妈被我吸住香舌,看看我、又看看小丽,只见小丽把手放在她的奶子上,满脸的荡意。妈妈用手搂着我的脖子,在我的怀里扭动着,我把右手滑向妈妈的屁股,手指揉着她的屁眼。妈妈红着脸瞪我,我可不管她的假像,用力的揉着,妈妈微张着嘴,身子抖动起来∶”小┅┅伦┅┅小坏蛋┅┅别┅┅别┅┅“”妈妈,我爱你┅┅“”羞┅┅羞┅┅“妈妈用手扭住我的脸,轻轻的掐着,我看着妈妈的红脸,娇艳欲滴,禁不住又吻了下去。妈妈见小丽在看,躲开我的脸,看见她羞愧的样子,我揉了两下後,把指尖插了进去,妈妈的屁眼收缩起来,全身乱挺,用手扭住我的耳朵∶”小┅┅畜┅┅生┅┅抱┅┅妈┅┅上┅┅床┅┅“我也被妈妈这麽大的反应激起了更强的欲望,抱着妈坐在床边,妈妈分开大腿,小手扶着鸡巴,急剧的喘息着,我的手仍然搂着她的臀部,手指在臀沟来回的滑着,令妈妈更加春情荡漾。小丽以为妈不敢下坐,从後面抱住妈的身体,手指挑弄着妈的乳头∶”妈,伦哥的家伙是大了点,您要不还是下来吧?嗯?“我和妈妈都没有想到小丽竟然放荡到如此地步。

  ”小丽,别揉,妈┅┅受不了了┅┅“小丽捻着妈妈的乳尖∶”您要是受不了,让媳妇来吧,嗯?“妈妈的脸好似红布一样了,我把手指在她的屁眼处开始来回的抽动。

  ”不是┅┅你┅┅你们两个畜生┅┅“妈妈急速的搓着我的鸡巴。

  ”妈,您就试试呀,要不我上去啦!“

  小丽紧催着。

  妈妈扶正鸡巴,往下一沉,”滋“的一声套了进去,”哦┅┅大鸡巴┅┅大鸡巴┅┅“妈妈全身伏在我的身上,只是下身上下套坐着。

  小丽在妈的身後摩擦着妈的背,浪声的问道∶”妈,您受得了吗?大鸡巴长不长啊?“这无异於是对妈妈的折磨。

  ”伦儿的┅┅鸡巴是┅┅长了点,妈还能对付。噢┅┅噢┅┅“”那您舒服吗?爽吗?“小丽又问道。

  ”小┅┅丽┅┅别┅┅别逗我┅┅噢┅┅嗯┅┅亲儿子┅┅妈的亲儿子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“妈妈坐正身子,把手搂在我的脖子上。

  小丽又把手放在妈的奶子上,一边捏弄,一边对着妈妈的耳朵说∶”那您还不谢谢我?嗯?“她妈的,这个小婊子竟然欺侮我妈!我把手从妈的屁眼抽出来,一下插进了小丽的骚穴。

  ”伦哥,嗯?嗯嗯┅┅哦┅┅哦┅┅“小丽的身子在妈妈的背上扭起来,手也松开了妈的奶子,改揉自已的了,我把三根手指伸到里面,用力的挖着。

  ”伦┅┅哥┅┅我┅┅我┅┅怕了你了。小点劲┅┅噢┅┅“小丽开始乱叫起来。

  妈妈却俯在了我的耳边∶”妈的┅┅好儿子,别光顾着她嘛!哦┅┅哦┅┅妈那儿┅┅也要┅┅嗯┅┅好儿子┅┅嗯┅┅快点嘛┅┅“妈妈的屁股在我的大腿上扭起来,妈妈也爱上我的摩手了。

  我一手掏着小丽,一手又把手指伸进了妈妈的屁眼。

  ”好儿子┅┅妈的亲┅┅老公┅┅妈爱死你了┅┅“”那一会儿┅┅我┅┅可要┅┅干这里,艳儿┅┅你意吗?“我一边说,手指一边进进出出。

  ”只要亲老公要┅┅妈那儿就给。嗯┅┅嗯┅┅不过,但要在小丽不在的时候┅┅嗯?哦┅┅哦┅┅“小丽揉着奶子眯着眼,还在浪叫着,她还是嫩了点。我对着妈妈的眼睛说∶”哦┅┅好艳儿┅┅哦┅┅我今天就要┅┅“听了我的话,妈妈又亢奋起来∶”小畜生┅┅妈的亲┅┅小畜生┅┅妈┅┅┅┅意┅┅嗯┅┅“说完又趴在了我的身上,头枕着我的肩膀,不肯起来了。

  这样干了一会儿,小丽也浪够了,拿出我的手,看着我和妈妈干。当她见到我的手指插在妈的屁眼时,瞪大了眼睛,舔着嘴唇∶”伦哥,妈妈┅┅这里┅┅也┅┅“小丽一说,妈妈又羞起来了,趴在我的肩膀上说∶”是┅┅小伦┅┅这个坏蛋┅┅噢┅┅噢┅┅舒服┅┅噢┅┅“小丽既然已经知道,也没有必要遮掩了,对着小丽说∶”你那里让人干过没有?“”没有,真的没有,伦哥你?┅┅“小丽似乎有些害怕。

  ”那等一会儿让哥给你开苞,好不好?“

  ”妈妈,您那里舒服吗?“

  小丽想先问问妈妈的感受。

  妈妈抬起头,圆屁股仍在套上套下∶”就是有点痒。噢┅┅噢┅┅舒服┅┅嗯┅┅小坏蛋┅┅“妈妈拍打着我的肩膀。

  ”妈,您先下来。“

  ”干什麽?嗯┅┅小畜生┅┅嗯┅┅“妈妈羞着站了起来。

  我把妈妈抱上床∶”您趴下来。“

  我拍着她的屁股。

  妈妈拧了我的脸一把∶”羞死妈了,你们两个畜生。“小丽蹲在床边,瞪大着眼想看现场。妈的,岂能让你白看!我向着小丽说∶”小丽,你也上来,跟妈一样趴着。“”伦┅┅哥┅┅我不要嘛!妈┅┅您快说说┅┅“现在她又开始求妈了。

  妈妈在床上趴好,雪白的屁股闪着妖艳的光泽,扭着头对小丽说∶”小丽,就听小伦的吧,不会太痛的。“小丽也觉得有些刺激,上床趴在妈妈的床边。

  妈妈对我说道,”等会儿你可要轻点啊,妈让你动你再动,嗯?“我把鸡巴顶在妈的屁眼上,慢慢的摇,鸡巴可比手指粗多了,妈妈开始轻声的呻吟∶”慢慢往里面挺,要慢点啊!“我扶着妈妈的屁股,轻轻的用力,龟头钻了进去。

  ”先停,有点痛了。噢┅┅噢┅┅“妈妈摆动着屁股,我也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,龟头的紧迫感逐渐的轻了。

  ”再往里面挺一点┅┅哦┅┅大鸡巴真粗┅┅哦┅┅“我扭了几下然後往里面开始挺,鸡巴被包得紧紧的,”妈妈,你受得了吗?哦┅┅真紧!好舒服┅┅哦┅┅“”你先抽动试试┅┅噢┅┅伦儿的鸡巴涨的好痒┅┅噢┅┅“我开始轻抽缓插,妈妈的屁股一边摇着,一边哼哼着∶”好儿子,干快点,妈要更多┅┅噢┅┅痒啊┅┅对┅┅对┅┅使劲操┅┅噢┅┅“小丽看着妈妈舒服得发出叫声,浪臀摆动着,媚眼不住的看着我∶”伦哥,我也┅┅“我把手指放在她的屁眼上,大力的揉着,小丽的菊花蕾很敏感,收缩起来。

  ”噢┅┅痒啊┅┅痒啊┅┅好哥哥┅┅“我把手指插了进去∶”这样舒服吗?好紧的屁眼┅┅噢┅┅妈妈┅┅艳儿的小洞真紧┅┅“”小老公的鸡巴太粗了┅┅顶的妈┅┅要了命了┅┅噢┅┅“妈在哼着。

  小丽的屁股也不住的往後顶,阴水顺着股缝流了下来∶”伦哥,妈妈,你们好了没有!我的洞洞好痒啊┅┅哦┅┅哦┅┅“”妈,你的小洞够了吗?夹的大鸡巴真舒服!啊┅┅啊┅┅妈┅┅妈┅┅“妈妈扭动着腰,配合着我的抽插∶”再干会儿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好舒服┅┅亲老公┅┅大鸡巴干死我了┅┅噢┅┅“又操了一会儿,妈妈让我抽了出来,对我一笑∶”大鸡巴的儿子,妈可爽透了,快去干小丽吧!“小丽撅着屁股,屁眼被我挖的已经张开了一个圆形,妈妈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小丽的屁眼,在後面一推我的腰,大鸡巴一下干了进去。

  ”妈呀,别往里进了┅┅那儿受不了┅┅“小丽趴着不敢动了,她的小洞紧紧的裹着鸡巴。

  妈却笑了∶”小丽,你不是浪吗?你不是想吗?妈的好儿子,好好操她!“妈妈要开始报复了。

  ”啊┅┅妈妈┅┅我的好婆婆┅┅啊啊┅┅媳妇怕了┅┅您让伦哥慢点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我再也不敢逗您了┅┅噢┅┅噢┅┅痒啊┅┅“”好浪货,夹的哥好舒服!我┅┅要动了。哦┅┅真紧┅┅“我扶着小丽的屁股,妈妈则在我的背後推着我的腰,小丽摇晃着身子,两个美人一前一後的动着,床上春色无边。

  就这样,我们在床上迎来了新的一天。

  至此,《妈妈是舞厅小姐》暂告一段落,至於妻子小丽的风流韵事,则要等到将来《老婆是舞厅小姐》中再做交待了,以及小丽的妈妈,即我的岳母,则要等到春节到她们家时看情况再说了,我看过岳母大人的照片,又是一个前凸後翘的美人,哈哈┅┅当然,今後我和妈妈的激情时刻,我也将挑选一些精采的瞬间向诸位传送,只要世界上有性感的妈妈在,有与孩子分享性趣的妈妈在,文章将永远不会结束,诸兄以为然否?

  字节数:55548

【完】